分享成功

夜色降临,黄石有一些手拿钳子、榔头的人出现了......

  他们心中有两个黄石一个在地上,高楼矗立,热闹非凡,一个在脚下,城长千里,纷繁复杂;他们是城市地下血管的“听诊师”,昼伏夜出,执杖步行,寻声查漏。
  因为他们,我们黄石的地下世界安然有序。
  小编说的是谁,你猜到了吗?

  还没猜到?小编再给点提示!
  还记得2005年由黄石籍明星陈数出演女一号的《暗算》吗?全剧《听风》《看风》和《捕风》,把地下情报工作者对各种电码的敏锐嗅觉演绎得分外到位。
  小编要说的也是一群“听风者”,不同的是,他们听的不是“永不消逝的电波”,而是“水声”。

  还是不知道答案?编直接揭晓吧
  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职业——
  听漏工
  所谓听漏工,顾名思义就是指借助听音棒等工具依靠听觉判断地下水管是否漏水的人。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自来水管网,有管网的地方就会有他们的足迹。

有14年工作经验的彭工已不记得自己度过了多少个不眠夜,在城市中走过了多少公里。但他确信的是,脚上城市的车水马龙,离不开脚下城市的安然有序。

  听漏工

8月2日,晚9时30分,在铁山。

早睡的人们已经安睡。8名身穿反光背心的男子跳下了车,他们平均30多岁,拿着钳子、榔头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工具走进了黑暗中。

李亚光、伍庆和黄彬一组。在仿古街路口,他们撬开了一个自来水井盖,拿着一根近两米长的“细铁棍”伸进去,耳朵贴在“细铁棍”漏斗状的上端,歪着脖子,仔细地听,一动不动。

简单地说,他们是在寻声。

寻找深埋在地下管道中的漏水声。

他们将这项工作称之为“查漏”,也叫“听漏”。

在旁人看来,听漏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拿着听漏杆,戴着耳机,手持探头,一步一步走在路上,仔细听着地面下传递回来的声音,如果没有动静,他们就会在路上这么一直走下去。

“水管漏水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汽车轮胎漏气了,滋滋滋的。”沿着管道铺排的方向,黄彬一边走一边说,听漏需要大量的经验积累,地下管网的材质种类繁多,管道口径不同,铺排深浅不一,他们耳朵里听到的声音多达上百种。

在一处丁字路口,伍庆发现了一丝踪迹。“有情况!”他呼唤同伴一起,再次复听。屏住呼吸,屋檐水滴滴落的声音在夜色中都被放大。

“在这里,在这里。”找到了漏点,李亚光拿着钳子在地上打点做记号,拍照固定,再通知维修部门前来进行修缮。定位的准确与否,影响着修缮施工时的开挖面积。

并不是每次都能检查到漏水的管道,有时候走了一整夜,一个漏点都听不到。比如说8月2日这天晚上,除了该处漏点外,他们一无所获。

  不眠夜

8月2日在铁山,李亚光他们遇到了一个难以撬开的井盖。

“哐,哐,哐……”敲击声在街道上回响。

未眠的人们,很快被这些异响所吸引。隔着马路,几名在店门口聊天的市民大声斥责:“你们在搞什么,井盖都要被敲破了!”

李亚光他们没空回话,继续工作。“听诊”结束后,消失在了黑暗中。

白天纷繁嘈杂,深夜才能万籁俱寂。对听漏工来说,要想捕捉到地下微弱的漏水声,就必须在晚上执行外勤,几乎都是不眠夜。

在无数个行人稀少的夜晚,他们听过很多奇奇怪怪的质疑。

比如说,常年在铁山驻点的管维人员郭真生,曾经被认为是在搞地质探测工作;也有人看到正在听漏的他们,说他们是在“扫雷”;而最让郭真生难以接受的是,在深夜,有人悄声议论他们,怀疑他们是社会上不正当的人……

夏天用水量大,用水时间集中,自来水管网的故障易被放大;冬天天气寒冷,气温低下,管道应力下降,极易破裂。这两个季节都是听漏工最为繁忙的时候。

在夏夜,湿热的环境包裹着他们,随便一动便是大汗淋漓;而在冬夜,尽管穿得鼓鼓囊囊的,在外面站的时间长了,冷风小刀子似的吹过来,也会冻得浑身打哆嗦。

每一个不眠夜,他们几乎都会行走6到7公里,直到天色渐白。

  地下城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自来水管网,有管网的地方就会有听漏工的足迹。

数据显示,黄石城区(除大冶、阳新)自来水管网75毫米以上的主管道达760公里,小管道呈几何式倍增,可谓蛛网密布。这些管道串联着不同的城区和一个个星罗棋布的小区,为市民的生产、生活提供便利。

在开发区和郊区,管网相对简单,但管线相对较长;而在居民聚居的区域,管网错综复杂。很可能地面一平方米的区域,地下盘绕着数公里长的管道,每一次破土施工都有可能伤害到它们。

“自来水经管网到用户,行进的路线远比脚上的城市更复杂。”彭工说,即便是管道中的漏点,也并非一成不变。他需要无数代听漏工,一遍又一遍地探寻、查找、定位。

和城市中其他工作者不同的是,听漏工们通常昼伏夜出;但相同的是,他们同样维护着这个城市的正常运转。

  守护者

多年的听漏工作,让听漏工们对水管产生了一种“病态”的习惯,走在路上,他们总会下意识地去看一看下水道,判断有无漏水的现象。

他们也早已习惯了夜生活。在夜检巡查的高峰季节,他们一个星期有三到四天会执行外勤;而在淡季,根据巡检计划,他们也会度过两个不眠夜。

一根听漏杆,一个听漏仪,是他们最忠实的伙伴。

即便是在不需要执行外勤的白天,他们也是维修部门进行供水抢修中,最值得信赖的帮手。“精确的漏点定位,能够减少维修部门对路面的开挖面积,进行及时精确的修缮。”

如今,市自来水管网维护公司已经开始引进DMA区域监控技术,来协助查找漏水区域和水压变化,但要寻找到具体的漏点,听漏工的工作依然无法取代。

和彭工一样,市自来水管网维护公司的8名听漏工依然活跃在城市中,在每根管道延伸的地方,每个漏点出现的地方留下足迹。

2016年,市自来水公司统计显示,全年共售水8011.78万吨,查明暗漏132处,挽回损失865.55万吨;今年上半年,听漏工共查实暗漏71处,已挽回损失385.35万吨。

这样的工作重复了多少个日夜,一双脚走过多少里路,彭工早已数不清。

十多年来,他和他的队友们就这样默默地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倾听着来自这个城市内心的声音。

支持楼主

1人支持

阅读原文 阅读 1950 回复 0
举报
热门评论
打开在黄石APP,与楼主互动
你的热评
游客
发表评论
热点推荐

安装应用

免费下载在黄石
这是app专享内容啦!
你可以下载app,更多精彩任你挑!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